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农业机械厂家

宁夏贺兰山生态环境综合整治修复工作纪实不再让贺兰山哭泣.【新闻】

2022-08-05 来源:浙江农业机械网

宁夏贺兰山生态环境综合整治修复工作纪实:不再让贺兰山哭泣

宁夏平原东靠黄河西靠贺兰山,如果说黄河像母亲一样滋润着这片土地,让人类在这里耕作劳动繁衍生息,那贺兰山就如同父亲般用自己巍峨的身躯挡住来自沙漠的侵袭,化作一道屏障,默默的守.. 宁夏平原东靠黄河西靠贺兰山,如果说黄河像母亲一样滋润着这片土地,让人类在这里耕作劳动繁衍生息,那贺兰山就如同父亲般用自己巍峨的身躯挡住来自沙漠的侵袭,化作一道屏障,默默的守护着这里的富饶、祥和。

没有贺兰山就没有宁夏稳定生态环境,没有贺兰山就没有石嘴山的煤炭资源。 石嘴山市市委书记王文宇表情凝重。几十年来,贺兰山丰富的煤炭资源曾经让我们富有,可是粗放管理下无序开采终于致使这座父亲山满目疮痍、哭泣不止。

王文宇话峰一转:如何还贺兰山一片翠绿?近两年贺兰山生态保卫战可谓摧枯拉朽。

贺兰山是西南到东北走向的山脉,地跨宁蒙两省,南北长280公里,东西宽公里,是我国八大生物多样性保护热点地区之一。贺兰山也是中国一条重要的自然地理分界线,因山势的阻挡,既削弱了西北高寒气流的东袭,阻止了潮湿的东南季风西进,又遏制了腾格里沙漠的东移,是中国草原与荒漠的分界线,也是宁夏平原的主要保屏障。1988年5月9日,国务院批准宁夏贺兰山自然保护区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。

过度开采 父亲山千疮百孔

贺兰山的煤炭资源对全国建设做出巨大贡献,至今为止累计开采5亿吨。20世纪50年代初,国家把贺兰山北部汝箕沟、石炭井等矿区列入一五期间10大煤炭基地之一,就这样石嘴山市就成了宁夏第一个国家投资兴建的煤炭工业基地。

贺兰山综合整治办公室的主任张建华告诉,上世纪五十年代末,国家投资先后建成了石炭井一矿、二矿、三矿、四矿、大峰露天煤矿、白笈沟矿等一批国家统配煤矿。到了80年代末,石炭井三矿、四矿、一矿等因资源枯竭或者深度开采难度增加、效益下滑先后关闭。

最开始的煤矿都是国企,一边开采煤炭一边回填矿坑,都是有秩序有规划的开采。之后,随着政策的改变,私人开采的增加,贺兰山变得千疮百孔。 别看张建华带着一副眼镜斯斯文文的样子,干起工作来一点都不含糊,对贺兰山的整治工作可谓是了如指掌。

90年代以后,受国家有水快流片面政策的影响,石嘴山市设立了数十家集体乡镇私营煤矿。2000以后又批准了数十家以采煤为主的灭火工程、生态环境治理工程,多以露天剥挖为主。一方面露天剥挖为主,大型剥挖机械设备越来越先进,开采过度。另一方面私营企业为追求效益,无序开采。就这样,造成了贺兰山千疮百孔的局面。

深度关注 修复刻不容缓

你听,在那机器的轰鸣声中,贺兰山正在哭泣?面对面目疮痍的贺兰山,环境整治刻不容缓!

2017年5月12日,石嘴山市将中央第八环保督查组反馈意见作为整治任务,倾全市之力打响了贺兰山生态保卫战。石嘴山市大武口区委书记张戈声音洪亮。

整治贺兰山谈何容易!你们知道我们面对的是什么吗?

张戈递过来一份2017年宁夏自治区党委、政府印发的《贺兰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生态环境综合整治推进工作方案》。其间一连串的数字令人目不暇接。《方案》中确定石嘴山市负责118处整治点(含20处煤矿,8处生态治理点、61处非煤矿山、16处储煤、洗煤厂、13处人类活动点;其中位于核心区29处,缓冲区20处,实验区69处);

整治点散落在保护区1200多平方公里上面积达62万亩的破坏情况触目惊心,有的坑深120米、有的沟长5公里有的治理区域达25平方公里,经营业主208企业情况错综复杂,涉及许多违规开采行为、历史遗留问题等等。

整治贺兰山,我们需要拿出壮士断腕、破釜沉舟的勇气,这不是说大话、喊口号,张戈书记情绪激动。经营者利害关系盘根错节,利益诉求期望过高。整治过程中大量不可预见的问题突发频发,充满干扰阻挠,惊心动魄、刻骨铭心。

说起这两年治理工作的艰难,张建华最有发言权:有一次工作组按要求拆除一家洗煤厂的房子,洗煤厂主抱着煤气罐以死相逼2017年的刚开始的时候,我们为了宣传政策,一家一家企业谈,连夜开会,国有企业都很配合,私人企业都是靠我们反复的做工作。最长的一次我有三个月都没下山,更别提节假日了。

张建华语速加快。为坚定全市上下不完成整治不松劲、不清理彻底不下山的信心,石嘴山市成立现场指挥部,由一名市领导带领国土、园林环保三个部门一把手与原岗位脱钩,进山驻点、一线推进、靠前指挥,全权负责清理整治工作。通过建立台账、倒排工期、挂图作战,统一定计划、定目标,组织实施了三次集中攻坚,统筹推进各项工作。针对热点难点问题,采取层层压进、分片包抓、逐点推进的措施,有效推动了整治进度。先后召开由区市县相关部门参加的办公会议31次,并针对工程治理、赔偿奖励、资金管理等具体事项,定标准、定方案、定措施,现场决策处理疑难题。

初见成效 还贺兰山一片翠绿

经过近两年夜以继日的不懈努力,截至2018年年底,石嘴山市共完成了贺兰山自然保护区内244个整治点的整治。

谈到整治成果,张建华如数家珍。共拆除建筑物55万平方米、机械设备4.8万合(套);与企业个别洽谈1242次,集中约谈62次,关停企业214家,安置职工300名;转运土石5600万立方米,覆土1.9万亩,完成整治面积62万亩;种植树木3万株,播撒草种4000公斤;协调解决涉法涉诉问题29个,信访问题23件;组织执法巡查2950次,制止违法行为197起,填封炸封盗采并洞66个。累计投入人力5.9万人次,机械4.1万台次,资金10亿元。

虽然已经取得了阶段性的成效,但是我们对贺兰山的整治绝不会止步于此。大武口区区长苏焕喜。

2019年,石嘴山市继续重点实施生态环境综合整治修复34个点(其中煤矿14家、砂石矿2家、历史遗留砂坑9处,煤炭集中加工区2个,生态恢复治理工程2处、渣台5个),共计88平方公里,计划投入资金6.85亿元(其中煤炭产能补偿6.2亿、生态治理点及无主渣堆0.65亿)。

随苏焕喜区长来到贺兰脚下。苏区长边看边说:目前,11家煤矿全部关闭,矿山环境恢复治理总体进度达80%,紧邻保护区的93家洗煤厂、储煤场已全部拆除退出。按照宜草则草、宜林则林原则,组织实施了一线两沟、多片生态修复工程,建设了大磴沟、北岔沟、姚汝路干沟周边、马莲滩周边以及八号泉周边生态修复等工程,计划造林7000亩,各牵头单位在雨季组织入工播撒草籽40吨、覆盖面积8万亩。

如今的贺兰山,山上绿草茵茵,山下花海翻腾。石嘴山市大武口区的龙泉村依山而建,乡村旅游搞得如火如荼,从春到秋田间地头都有各种瓜果蔬菜,每个周末来采摘的人络绎不绝。今年,大武口区隆湖一站打造了百亩百合花海,曾经的盐碱地摇身一变成了红景点,中秋期间游览人数过十万。

通过整治,保护区内煤矿、非煤矿山等所有企业关闭退出,所有非法人类活动彻底停止,黑、脏、乱、差的状况实现根本性好转,生态环境得到了极大改善。石嘴山市市长李郁华补充道。

贺兰山不再哭泣。下一步石嘴山市将着力打造美丽城市,实施山水林田湖试点项目,科学规划、启动实施贺兰山生态带建设,建立完善生态治理修复机制,由突击式的整治转向长效化修复,逐步推动保护区与城市区融为体,打造成为山水园林新型工业城市的一道靓丽风景,张利市长说。

工作服定制厂家

工作服定做厂家

定制西装